搜索
新闻详情

客户至上 专业立本 协同创新 追求卓越

安全文明施工费作为不可竞争费用,是否能通过合同约定进行调整?

浏览量

不可竞争费用,指的是在项目工程造价中,根据国家规定不能以任何形式减少的部分固定费用。该部分费用必须按照一定的程序、费率进行计取,投标人在投标过程当中不得将降低不可竞争费用作为竞标手段。

根据《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3.1.4条1、3.1.5条2等相关规定,不可竞争费用通常包括规费、税金和安全文明施工费。我们知道,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合同双方对工程价款进行调整系常见情形,安全文明施工费作为合同价款的一部分,当事人是否能通过约定对其进行调整,实践中存在较大争议。本文将立足于安全文明施工费的设置背景,结合现行法律及最新政策法规,分析不同裁判观点背后的法律逻辑,就安全文明施工费是否能通过合同约定进行调整、该部分费用未来的发展趋势等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一、何为安全文明施工费

建设工程项目施工过程中,由于部分项目作业环境复杂、施工难度较大、工人整体安全意识薄弱等多方面因素,施工安全事故频发。例如,湖南华容县华容明珠三期工程项目“1·23”较大塔式起重机坍塌事故,造成5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580余万元;河北衡水市翡翠华庭“4·25”施工升降机轿厢坠落重大事故造成11人死亡、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1800万元;上海市长宁区厂房“5·16”坍塌重大事故造成10人重伤,3人轻伤,直接经济损失约3430万元。

除安全层面的问题外,工程“文明”问题也越来越成为项目管理的重要指标。例如,在房建工程中,桩基工程、土方开挖转运、混凝土浇筑振捣等施工措施,都会带来空气与噪声的污染,影响周边环境。

所以,为解决工程施工当中常见的安全事故风险、噪音污染、空气污染等问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防护措施,而进行以上工作所花费的费用就是安全文明施工费。

 

二、将安全文明施工费作为不可竞争费用的底层逻辑

根据《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3的规定,用于施工安全防护用具、安全措施的费用不得挪作他用。安全生产是建筑行业发展过程中永恒的主题,建设工程施工安全问题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始终受到国家监管部门的关注和重视。安全文明施工费作为保证施工项目安全、人员安全的重要费用,若在此费用上进行低价竞争,极易导致建设工程项目施工安全设施设备、措施保障不足,形成安全隐患,轻则出现财产损失,重则工程发生垮塌、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将安全文明施工费作为不可竞争费用的底层逻辑,在于通过为工程预留充足的安全文明费用,尽可能规避项目安全风险。

 

三、安全文明施工费是否能通过合同约定进行调整

虽然清单计价规范规定,安全文明施工费纳入国家强制性标准管理范围,其费用标准不予竞争,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安全文明施工费是否能通过合同约定进行调整,存在不同的处理情形。有观点认为,安全文明施工费作为不可竞争费用,应当按规定计入工程造价,不得进行调整。例如,在(2020)最高法民申2649号民事裁定书4中,法院认为:本案中虽然双方当事人在预算几点说明中约定养老统筹、四项保险费、安全文明施工费不予计取,但二审法院综合考虑养老保险统筹费、四项保险费、安全文明施工费系不可竞争费用,且案涉工程质量合格,双方当事人约定工程造价既不计取人工费调差、贷款利息、四项保险、安全文明施工费、养老保险统筹费,还要在总造价基础上下浮8%作为最终结算价等多种因素,在工程造价中计入养老保险统筹费、四项保险费、安全文明施工费,并无不当。

也有观点认为,当事人调整安全文明施工费比例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例如,在(2020)最高法民申2376号民事裁定书5中,法院认为:大地公司认为《补充协议》约定与政府规定、行业规定收费标准差距较大,应对安全文明施工费进行调整。《补充协议》是大地公司与达润公司协商一致订立,该协议明确约定“安全文明施工费按照工程总造价的0.2%计提”,原审法院依据该约定计算安全文明施工费并无不当。

 

四、未来安全文明施工费的发展趋势

2021年6月,河南省住建厅发布《关于征求<河南省推广应用工程造价职业保险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的函》,文件第六条规定:“试行取消现行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有关安全文明费、规费等作为不可竞争费用的规定,在满足设计要求和保证工程质量前提下,投标人根据企业定额或企业实际情况编制投标报价,其中安全文明施工费及规费也按企业实际情况编制。”同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住建厅发布《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建设工程造价改革试点项目招投标及计价规定调整的通知桂建标》〔2021〕6号,文件第一条规定“取消不可竞争费用的规定。现行安全文明施工费、规费、税金等不再作为不可竞争费用,但增值税应按国家规定计算。”结合各地最新政策趋势可以发现,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部分地区将安全文明施工费逐步放开,不再将其视为不可调整的不可竞争费用。

我们认为,从清单计价规范的效力层级出发,安全文明施工费“不可竞争”的规定只是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做出的管理性规定,并不意味着当事人约定对该费用调整的条款无效,更不会导致合同无效。随着建筑技术的日益成熟及施工人员安全意识的提高,工地安全管理相较于建设行业发展初期有了显著提升,安全文明施工费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可竞争”性。

从市场经济的视角来看,假如施工单位通过技术手段,排除掉部分施工安全风险,节约了安全文明施工费,从而降低工程总造价中标,此时真的还需要按照政府管理部分规定的费率计取安全文明施工费吗?如果机械的将安全文明施工费认定为不可竞争费用,反而不利于招标人与投标人的利益最大化。

如前文所述,安全文明施工费属于不可竞争费的规定,其底层逻辑在于通过费用支出保障施工期间的安全。随着国家相关政策法规的不断完善,立法层面,有权单位应当更多地考虑通过设置强制性规范的方式解决施工安全问题,通过公权力的监督促使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向合法合规的施工作业方向发展,而并非通过“固定费率”的安全文明施工费来解决行业的沉疴痼疾。

 

结语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新兴施工技术被应用在建筑工程当中,例如装配式建筑、AI混凝土智能浇筑/捣实、爬升脚手架等,自动化技术逐渐得到广泛应用。随着施工技术手段的不断提升,施工安全管理能力也大大增强,常见的施工风险可能会因为新型技术的出现而消失。在保证施工安全的前提下控制安全文明施工费,既有利于控制成本,也能提升施工效率,对发承包双方而言都有所裨益。

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安全文明施工费将呈逐步放开趋势,随着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人员安全意识的不断增强、施工技术的不断拓展,政府部门的职责最终会回归本质,建设工程项目将在政府监管的前提下实现全面市场化。

 


1.《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3.1.4条:措施项目清单中的安全文明施工费应按照国家或省级、行业建设主管部门的规定计价,不得作为竞争性费用。

2.《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3.1.5条:规费和税金应按国家或省级、行业建设主管部门的规定计算,不得作为竞争性费用。

3.《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施工单位对列入建设工程概算的安全作业环境及安全施工措施所需费用,应当用于施工安全防护用具及设施的采购和更新、安全施工措施的落实、安全生产条件的改善,不得挪作他用。

4.(2020)最高法民申2649号《民事裁定书》:陕西宝陵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聚泉节能建筑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5.(2020)最高法民申2376号《民事裁定书》:贵州大地建设集团第九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