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闻详情

客户至上 专业立本 协同创新 追求卓越

视野 | 数字文明的构建

浏览量

数字经济、元宇宙的爆火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数字技术的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数字技术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人类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各领域和全过程,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面对数字技术带来的时代巨变,愈来愈多的人思考如何进行数字治理,从而推进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而数字文明是数字治理的前提,数字治理是数字文明的保障。进行数字治理,首先就要做到数字文明。

习近平总书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的贺信中提到:“让数字文明造福各国人民,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正迈向数字文明时代,数字文明是一种新形态、新文明、新格局,包含多方主体,多个对象,多个方面的内容,如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等。数字文明显然是一种更高形态的文明,其所要构建的社会应该是更高水平普惠的社会,只有这样才能让数字技术造福各国人民。如何做到数字文明,针对不同主体有着不同的要求,这也是衡量数字文明的标准。

一、个人层面

对于个人而言,要加快数字素养提升。数字化时代需要个体有数字素养,这是构成数字文明的基石。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50岁及以上网民占比为28.0%,可见网络用户群体庞大,但是我国公民的数字素养参差不齐,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首先,对于普通个体而言,提升个人数字素养,就是要发挥主体性,避免掉入“数字陷阱”。在面对日趋多元化和便捷化的数字产品和数字信息时,要养成良好习惯,学会掌握主动权,合理选择信息内容,遵循主流价值观,自我克制、自我调整,学会抽离,做到“心中有数”,不能人云亦云,沉迷其中。让数字成为改善和服务生活的助手和补充,而不是主宰自己的主人。

其次,对于未成年人而言,提升个人数字素养,重在教育引导,形成良好的数字素养教育体系。学校要制定合理的数字素养教育计划安排,开授各种数字素养课程,培养学生掌握各项数字技能;同时教师和家长要共同努力,言传身教培育未成年人的数字素养意识,引导未成年人正确看待数字信息和规范使用数字产品。

再次,对于老年人、残疾人群体而言,提升个人数字素养,需要特别关注,补齐短板。老年人、残疾人群体作为数字化时代的弱势群体,不应被边缘化和孤立化,要给予他们更多的关心与帮助。一方面要为其留下人工服务通道,理解他们的数字化障碍;另一方面要为老年人、残疾人群体提供学习数字技术的机会和途径。要开设数字课堂,为其普及数字知识,指导他们学习数字应用,并加速推动数字产品和服务适老化、无障碍化改造,加大建设适老化、无障碍基础设施和通道,形成友爱的社会格局。

最后,对于农民群体而言,提升个人数字素养,关键在于知识普及和服务延伸。“数字鸿沟”很大部分体现在农村和农民身上,对于农民数字素养的提升主要是两点,一是利用多种渠道面向农村宣传讲解数字信息方面的知识,提升农民对数字知识的思维、意识能力;二是根据农民需求推动数字服务和培训向农村延伸,让农民享受数字化服务和掌握数字化增收的技能。总言之,要形成全民必备数字素养的局面,人人都是数字时代的主人,而不是被算法和数字困住的“囚徒”。

二、政府层面

对于政府而言,要加强数字政府效能。数字文明既是数字政府追求的目标,又是数字政府的涵盖内容。数字政府建设力度,直接体现数字文明程度。近年来,数字技术赋能政府智能转变已取得明显成效,在线政务平台提高了政府的服务效率。特别是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下,数字政府在疫情监测分析、病毒溯源、信息流调、核酸筛查、防控救治、资源调配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有效的遏制疫情和支持经济复苏。与此同时仍存在一些不平衡、不充分、不合理的问题,有进一步优化和提升的空间。数字政府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长期工程,后疫情下,我们仍需进一步增强数字政府效能。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制度体系。目前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显得相关法规制度有些力不从心,要探索构建完善的数字政府法律规范体系,制定数字政府标准规范和管理细则、数据资源共享办法和数字应用系统规范等配套制度体系;健全公众参与制度,制定便于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参与的制度性安排,打造一站式服务的数字平台,夯实数字政府建设的基础保障。

二是注重资源整合,完善数据开放共享机制。数字政府要靠数据驱动,实现数据无障碍流动是数字政府的内在要求。对此要建立全国统一的政务云平台,制定整理数据资源目录,打通各部门、各机构的数据接口,进行资源整合和信息共享互通;还要根据数据分级管理和开放标准,实行跨区域、跨行业、跨部门、跨层级的协同合作,利用统一政务云平台实现数据精准开放共享。

三是聚焦用人机制,培养数字人才。数字政府建设数字人才的质量和数量至关重要,对此一方面要加强培训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数字技能和数字素养,另一方面要吸引招聘符合政府部门需要的懂技术会管理的复合型人才,以此提高整个政府数字化业务水平,这样才能更好地推动政府走向智治。

三、企业层面

对于企业而言,要强化数字责任担当。企业的数字责任是数字文明的产物和象征。在数字化时代,企业悄然转型成为数字企业,企业的数字责任即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数字企业是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者和数字经济的重要参与者,其在享受数字红利的同时理应自觉担责引导数字向善,推动数字文明发展,这是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做大做强的前提。

首先,企业应以人民为中心,对劳动者和消费者高度负责,保护好他们的数据安全和数据隐私,提高服务质量,弥合数字鸿沟,生产出包容灵活多样的数字产品。

其次,企业要擅于利用数字技术,发展数字经济,为就业者提供更多的新产业、新业态、新岗位,成为促就业保民生的助手。

再次,企业要注重科技创新,积极开展数字化转型,利用科技创新提供普惠服务,创造社会价值。

最后,企业要做到算法低碳和自身净化。要利用大数据、算法技术实行企业改造,降低能源消耗,实现绿色发展,同时企业要主动合规,自我监管自我审查处理不良风气,加大自觉自律,遵循技术伦理规范,塑造向善的企业文化。

四、社会层面

对于社会而言,要加紧数字社会建设。数字社会是数字文明的依托,也是数字文明不可或缺的的部分。数字化时代,我们在数字化生存的同时也进入了数字社会,数字社会是数字化转型的必然结果,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数字社会以数字化、智能化、自动化为特征,其旨在改善民生,智慧便民。

第一,拓展数字化公共服务,提升公共服务质量。数字技术赋能公共服务,有利于公共服务便捷化、高效化、智能化。要加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搭建“云上平台”,实现公共服务供给智能化,同时推动数字教育、数字医疗、数字社保、数字就业、数字住房等数字公共服务的发展,实现公共服务普惠化。

第二,构建智慧民生服务体系,满足人民数字生活需要。要积极探索开发便民的数字化应用,满足居民消费、社交、娱乐等不同生活场景的数字化需求。要让数字技术进入社区、家庭,打造智慧小区、数字家庭,形成社区便民服务体系。

第三,加快智慧城市、数字乡村建设,实现城乡融合发展。要充分应用“大数据+”模式,推进城市应用和设施智能化改造,加大建设“云上城市”,“云上平台”,做强“城市大脑”。目前数字乡村建设已取得明显成效,未来要进一步推动数字技术与乡村的深度融合,培育乡村产业新动能和乡村治理新模式,让乡村治理有“数”,发展有“质”,富裕有“方”。

五、国家层面

对于国家而言,要加大数字共享合作。数字共享是数字文明的典型特征。数字化时代,各国成了休戚与共紧密相连的命运共同体,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合作共赢共谋发展是必然趋势。

一是营造良好的数字生态。良好的数字生态离不开完善的数字规则体系,各国要通过建立健全数据要素市场规则、互联网平台监管规则、数据安全规则、数据跨境流动规则等规范完善自己的数字规则体系,同时要与国际规则相衔接,营造健康有序的数字生态圈,促进跨区域、跨国间的数字产品、数字贸易、数字经济等方面的传播交流合作。

二是构建数字合作格局。数字合作是各国之间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最佳途径。现在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继续,数字经济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力量。对此各国应摒弃分歧,打破信息壁垒,在疫苗研发、新基建、5G医疗、数字经济等领域的深度合作,促进全球经济的发展。同时要利用数字技术催生新业态,搭建多类数字合作平台,创造新的合作增长点,探索数字技术在新能源、绿色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合作,不断拓宽国家间数字合作的深度和广度,让更多的国家和人民可以共享数字成果。

三是筑牢数字安全屏障。数字化时代数字安全已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对此各国应增强数字安全能力,构建数字安全体系,确定数字安全标准、健全数字安全管理分级分类保护制度,打造数字空间安全基础设施和应急体系,为数字经济和数字合作保驾护航。

四是构建数字命运共同体。各国在加强本国数字建设的同时尊重他国数字主权安全,保持开放包容的姿态加强数字合作,打造全球一体的数字资源共享平台,制定合理的数字资源分配机制,构建良好秩序的数字命运共同体,让数字技术造福全世界。

数字文明是全人类的文明,需要全民参与、全球合作、共建共享。个人、政府、企业、社会、国家应各担己任,推进数字文明进程,让数字文明为各国人民带来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