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闻详情

客户至上 专业立本 协同创新 追求卓越

案例研究 | 个案视角下逆向思维之重要性

浏览量

本文所示之逆向思维并非一个确定的学术概念或法律上的惯用语,仅是笔者为了便于表达在案件办理过程中的一种非同于常用或者惯用思维的一种用语。逆向思维与正向思维相反。假设正向思维是“如果这样”的一种常规思考案件问题的分析模式,则逆向思维即是指“如果不这样”的非常规的或者反方向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在本文讨论的案例中,笔者作为代理人即是以逆向思维的方式做案件分析并以此制定代理思路,最终胜诉。

一、案情简介

2012年5月,原告甲公司与乙公司及其股东赵某等3人签订相关增资协议(即俗称对赌协议),约定原告向乙公司注资1800万元取得该公司10%股权,并约定乙公司如在2012年、2013年两年经营业绩未达协议要求,或在2014年12月31日前未能上市时,原告有权要求实控人赵某给予业绩补偿,并有权要求3名股东回购原告所持股份。后因乙公司经营业绩未能达成,也未能在约定时间完成上市,原告遂于2022年2月诉至某法院,请求按协议约定进行业绩补偿及支付股权回购款共计5000余万元。

二、常规思路受阻

本案从签订协议到起诉时间跨度近10年时间,面临的首要问题即是查明案件的诉讼时效问题。经反复核查确认,乙公司2014年底未上市后至2021年12月,原告从未向各被告主张过相关权利,也无法找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原告向被告主张过相关权利。唯一对原告有利的证据仅有一份2022年1月向各被告邮寄的要求回购股权的公函,除此之外没有也无法提供任何阻却时效的事由及有力证据。被告在答辩状中明确提出本案超过诉讼时效。另外,原告另一类似案件已被其他法院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起诉。本案如以常规思路,即试图寻找各种证据、材料证明案件时效中断而未超过诉讼时效几无可能,结果也有着极大的被法院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起诉的风险。

三、非常规思维突破

因被告提出本案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且本案时效问题过于明显,故庭审中法庭调查也主要围绕该问题展开。受原告无法提供阻却时效的有力证据的影响,整个庭审过程极为被动。在庭后与法官的沟通中,法官也明确表示被告已经提出本案超过诉讼时效,此问题肯定是法庭审理本案首要注意的问题,且当庭要求原告三日内提交书面的是否向被告主张过权利的说明。至此,案件以寻找证据证明时效中断的常规思路已无法走通,陷入极度不利的局面。

在笔者准备上述说明的过程中,再次梳理本案的相关协议,在反复审阅补充协议中发现有“如乙方未能在2014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上市,甲方有权要求各股东回购股权并承担违约责任”之约定。根据该约定,笔者经审慎思考,反向认为在法律层面既然乙公司未在约定时间完成上市,甲方“有权”要求各被告回购股权,“有权”的法律意义也包含着有权不回购股权、有权继续期待乙公司上市。沿此思路,笔者凝练起草了一份只有四句话一页纸的简明补充代理词,分别通过对“有权”的语义解释,该条约定的目的解释,补充协议的体系解释,以及对原告作为民事主体的利益选择权、期待利益等分析,认为本案并未超过诉讼时效递交法院。法官在看完该代理词后当面表示“你这种观点也对着”,但同时又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笔者又针对法官提出的新问题再次起草了第三份代理词递交。至此,本案整个办理过程完结。2023年3月,原告收到法院的胜诉判决,对方均未提起上诉。

四、案件总结

本案的胜诉,特别是判决书在阐述反驳对方诉讼时效的理由时,几乎引用了笔者第一份补充代理词中的原文,足以说明该代理词运用的逆向分析思路正确、得当。对此,笔者做如下案后总结:

1.我们运用“有权这样”的常规思路办理案件时,也同时要注意运用“有权不这样”的另一视角反向或者逆向多角度、多维度的思考案件的每个细节。

2.重视补充协议,补充协议是对原协议的补充和修正,往往关乎协议双方最核心的权利义务,字字珠玑,一定要逐字逐句的理解每条约定的含义以及可能隐含的法律后果,同时要充分理解补充协议本身以及补充协议与原协议的整体性和体系性。

3.法官思考个案的时间有限,引起法官思考案件关键点的兴趣以及引导法官的思路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受理案件较多的法院办案时,递交的代理词一定简明扼要,代理意见切忌长篇大论,重要的观点一定要突出,常规的代理词以三页内为佳。

4.在为当事人起草协议过程中,对于涉及己方权利行使设计条款时,注意多使用“可、可以、有权”等选择性的表述,这样保证己方行使权利时可进可退,以图最大化的保证己方当事人的利益;而在涉及对方义务、责任条款的设计时,则注意使用“须、必须、应该、应当”等带有确定指向性的用语,尽可能的明确、确定对方的义务、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