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闻详情

客户至上 专业立本 协同创新 追求卓越

公司商事|公司解散清算一般流程及相关法律问题分析(下)

浏览量

上一期我们主要对公司解散清算一般流程进行了归纳梳理【公司商事|公司解散清算一般流程及相关法律问题分析(上)】,根据法律规定,公司停止经营之后应当尽快办理注销登记,但是实务中也存在股东为逃避公司债务未进行清算即注销导致债权人的权益受到损害的情形,本文则通过公司清算中的常见法律问题进行详细分析。

一、若股东或确定的清算组人员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有权主张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无论是否实际参与了公司的经营管理,只要公司出现法定解散事由,股东或确定的人员怠于履行清算组的义务的,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的,债权人有权主张股东或其他清算义务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相关案例:(2019)京0102民初32599号|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与余辉等清算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公司因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解散,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得主张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王立军、冯克非、余辉系中宽网信公司股东,在中宽网信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三人应在法定期限内履行清算义务。

相关案例:(2020)粤1972民初7632号|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东莞市美佳纺织原料有限公司、沈文冲等清算责任纠纷民事一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关于原告主张三被告的清算责任问题。2019年6月25日,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被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吊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四)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此时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的解散事由已经出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应在营业执照被吊销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而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东没有成立清算组对公司进行清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的规定,被告沈文冲、丁中华、丁庭文作为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的股东,对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负有清算义务,被告沈文冲、丁中华、丁庭文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对公司进行清算,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现时无法找到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资料,实际上已无法对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进行清算,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沈文冲、丁中华、丁庭文对东莞市文胜针织服饰有限公司的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需要清算义务人存在过错,但在司法实践中,在过错的认定上则采取举证责任倒置的方式,即只要债权人证明存在未在法定期限内开始清算的情形后,则由清算义务人举证证明自己对于未能及时清算的事实不存在过错,否则便可以认定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

相关案例:(2015)一中民(商)终字第2997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文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诉中科实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等清算责任纠纷案

法院认为:中科实业公司是否存在怠于履行义务的情形。清算义务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需要清算义务人存在怠于履行义务的情形,即需要清算义务人存在过错。但在司法实践中,在过错的认定上则采取举证责任倒置的方式,即只要债权人证明存在未在法定期限内开始清算的情形后,则由清算义务人举证证明自己对于未能及时清算的事实不存在过错,否则便可以认定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本案中,中科红叶公司于2003年被吊销,虽然当时的《公司法》并无清算时限的规定,但《公司法》于2005年修订后,已经明确地规定了有限公司股东应当在公司被吊销后15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中科实业公司作为清算义务人并未在法定期限内进行清算,根据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应由中科实业公司举证证明其对于未在法定期限内展开清算活动不存在过错。中科实业公司虽为小股东,且其他股东下落不明,但其仍然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然而中科实业公司在能够通过法律途径启动清算程序的情况下,仅在报纸上发布了公告,并未及时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导致清算程序未能启动,故应当认定其存在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情形。

二、股东未经法定程序进行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公司股东作为清算义务人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一)清算组的法定职权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条的规定,清算组在清算期间行使下列职权:

1. 清理公司财产,分别编制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

2. 通知、公告债权人;

3. 处理与清算有关的公司未了结的业务;

4. 清缴所欠税款以及清算过程中产生的税款;

5. 清理债权、债务;

6. 处理公司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

7. 代表公司参与民事诉讼活动。

(二)清算组未经法定程序进行清算的,虚假提供公司真实的剩余财产数额,骗取登记部门办理注销登记的,若造成债权人利益损失的,公司股东作为清算义务人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清算组未经法定程序进行清算,且不能证明公司真实的剩余财产数额的,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公司股东作为清算义务人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该赔偿责任的范围,以依法清算下债权人应得金额为限。

相关案例:(2017)苏09民终4142号|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夏红珠与陈彬、陈勇清算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一条规定,公司清算时,清算组应依法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书面通知全体一致债权人并根据公司规模和营业地域范围在全国或者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本案中,陈勇、陈彬作为重友公司清算组成员,在陈勇明知重友公司对夏红珠负债的情况下,未能书面通知夏红珠申报债权,亦未在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仅在重友公司注册地的市县级报纸上进行公告,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规定,公司股东未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依法应予支持。陈勇、陈彬在申请对重友公司进行注销时,作为清算组成员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了两人签字确认的清算报告,向公司登记机关明确重友公司的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而陈勇作为公司股东及清算组成员,明知夏红珠的该笔债权此时尚未进行清算,应当认定清算组实施了以虚假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的行为,且陈勇、陈彬主观上存在过错。陈勇、陈彬上述不当清算行为导致夏红珠对重友公司享有的债权无法实现,依法应当对夏红珠的相关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三、清算组成员需要履行尽职勤勉义务,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公司或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公司、股东或者债权人有权主张清算组成员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规定,清算组成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五1及第二十三条2定的规定,可总结出清算组成员对公司或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需要具备以下三个法定要件:

(一)清算组成员在从事公司清算事务时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如清算组未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通知或公告债权人、清算组执行未经确认的清算方案等;

(二)清算组因上述行为给公司或债权人造成了损失;

(三)清算组的上述行为具有故意或重大过失。

相关案例:(2014)穗中法民二终字第791号|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全七斤与郭焰清算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公司清算组在清算期间应当依法行使通知、公告债权人,代表公司参与民事诉讼活动等职权。清算组成员应当忠于职守,依法履行清算义务,清算组成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已知的债权人,清算组应当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书面通知全七斤,且该书面通知应以信件或数据电文(包括传真、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的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完成,并根据公司规模和营业地域范围在全国或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现龙小辉表示仅以电话方式通知全七斤且没有证据予以证明,应视为清算组未依法履行通知义务,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

四、关于清算责任诉讼时效的起算问题实践中存在不同的观点。

在司法实践中,关于清算责任诉讼时效的起算时点存在不同的观点,其中包括:

1. 从公司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满15日开始计算;

2. 以公司财产贬损、灭失或无法清算事实发生之日起计算;

3. 从《公司法司法解释(二)》实施之日起计算;

4. 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财产贬损、灭失或者无法清算之日起计算(主流观点)。

诉讼时效制度本质上是为了防止因权利人怠于行使权利而导致交易秩序的不稳定,同时,诉讼时效制度强调权利人的主观意志,若非因权利人的主观原因致使时间的经过,则不发生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法律效果。

因此,在清算责任纠纷中,债权人作为公司外部的交易相对方,难以证明对于公司是否出现解散事由、是否发生无法清算等事实,若按照上述前三种观点,均无法顾及债权人在主观上难以知晓权利受到侵害的客观状况,从而与诉讼时效制度的初衷相背离。因此,债权人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应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因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而致其债权受到损害之日起算。

相关案例:(2015)一中民(商)终字第2997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文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诉中科实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等清算责任纠纷案

法院认为:《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根据上述规定,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仅系股东承担清算责任的前提之一,债权人能否要求股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还取决于公司是否具备清算条件,即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是否最终导致公司无法清算,相应的,债权人要求股东承担清算责任的诉讼时效期间亦应以其知道或应当知道上述两项条件全部满足时开始计算。

在清算责任纠纷中,债权人作为公司外部的交易相对方,对于公司是否出现解散事由、是否发生无法清算等事实均难以知晓,若按照上述前三种观点,均无法顾及债权人在主观上难以知晓权利受到侵害的客观状况,从而与诉讼时效制度的初衷相背离。因此,债权人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应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因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而致其债权受到损害之日起算。

本案中,因中科红叶公司一直未进行清算,故对于该公司能否进行清算,文盛公司作为外部的债权人无从知晓。因此,本案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二中院作出(2010)二中民特字第8935号民事裁定书之日起开始计算。在此之前,并无证据证明中科红叶公司清算不能,且文盛公司知晓该情况,故文盛公司于2011年12月23日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

结语

企业终止经营活动退出市场,需要经历决议解散、清算分配和注销登记三个主要过程。公司清算程序通过法定程序的确立的,又是公司法体系当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目的是为保障股东利益与债权人权益的平衡,降低公司解散引起的市场风险。对于企业自身而言,当公司陷入无法持续经营的境地时,及时按照法定程序进行清算和注销,实现对风险的最大化降低,最终使公司的权利义务归于消灭。

1.《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五条的规定:“清算组执行未经确认的清算方案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公司、股东或者债权人主张清算组成员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2.《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规定,清算组成员从事清算事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公司或者债权人主张其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