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专栏 | 玩家因不正当游戏被封禁账号的损失由谁承担?

这里是标题一h1占位文字


发布时间:

2023-08-30

游戏服务提供商是否有权封禁违规玩家的账号?

近年来,我国游戏产业蓬勃发展,各类游戏的受众群体增长迅速,游戏越来越普遍化。但破坏游戏市场和环境的行为也日益剧增。其中,有些玩家们为了在网络游戏中获得更高段位、金币以及装备等以此来快速增加游戏的体验感,会使用非正常手段,如外挂、代练等;有些玩家为牟取利益在游戏中多次倒卖金币、装备、材料等干扰游戏正常秩序。此外,还有些玩家在游戏中频繁发生矛盾进而衍生出辱骂、消极游戏的情形。对于上述几种情形,网络服务提供商即游戏运营公司通常以警告或封禁账号的形式应对。

在此类惩戒过程中,被封禁的游戏账号往往具有较高的价值,其中不乏有玩家进行大额甚至高额的充值。那么游戏服务提供商是否有权封禁违规玩家的账号?此外,因游戏账号被封禁导致游戏玩家无法正常在封禁期间正常使用其账号的损失又该如何承担?

1. 如果游戏玩家使用第三方软件“外挂”严重违反服务协议约定,网络服务提供商作为网络游戏环境的管理者和维护者,采取封停等合理措施的,其行为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游戏玩家的侵权,由玩家自身过错导致损失的,该损失由玩家自行承担。

案例一:王某诉某科技公司侵权责任纠纷案(山东法院民法典适用典型案例130)

【基本案情】某游戏的注册玩家,其一共注册19个游戏账号参与游戏,在游戏过程中采用“外挂”获取游戏虚拟货币和道具,并将所得的部分虚拟货币和道具向其他玩家销售获取利益,游戏运营公司以“使用第三方程序被封停”(最早提示为“数据异常”)为由将王某19个游戏账户封停,王某自游戏账号被封停起,多次通过线上、线下客服进行申诉未果,遂诉请游戏公司解除封禁并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网络游戏玩家按照网络服务提供商设定的程序,在浏览完毕各项服务条款后点击注册,双方之间即缔结形成网络服务合同法律关系。《服务条款》、《用户协议》、《用户守则》等内容虽作为单方拟制的格式内容,但如不存在法律法规规定的无效情形,游戏玩家应当予以遵守。如果游戏玩家严重违反服务协议约定,破坏其他玩家游戏体验和整体游戏生态,网络服务提供商作为网络游戏环境的管理者和维护者,采取封停等合理措施的,其行为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游戏玩家的侵权。

案例二:杜某、某科技有限公司等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号:(2021)津03民终7634号)

【基本案情】杜某通过登录UU网易加速器,并在该App内下载安装并登录某游戏。登录过程中杜某浏览并选择同意遵守《UU服务协议》,但未显示杜某浏览并同意某游戏的《英雄互娱服务协议》。杜某在游戏过程中,使用第三方软件(外挂)使得游戏角色多次短时间远距离连续爆头伤害。游戏运营公司监测并收到大量举报后,对杜某的游戏账号进行封禁,故多次申诉解封无果后,诉请游戏运营公司恢复其游戏账号并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基于杜某的游戏行为,其与某科技有限公司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网络服务合同关系,因此杜某并未表示同意《英雄互娱服务协议》,但在杜某在进行游戏以及被告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享受合同权利、履行合同义务时均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以及通常的游戏规则。基于玩家与网络服务商之间的合同关系,某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网络游戏的运营者和管理者,对游戏内玩家的行为负有一定程度的监督和管理义务,其依照游戏服务协议对玩家游戏内的行为进行自治性认定和处理,构成对有权机关认定的有益补充,属于其履行维护网络游戏秩序、保障安全公平健康网络游戏环境和保护消费者权益等社会责任的平台治理措施。

杜某通过登录UU网易加速器下载案涉游戏,《UU服务协议》及平台框架协议下《英雄互娱服务协议》均存在禁止游戏外挂等告知内容,结合上诉人游戏玩家的合理认知,认定游戏公司对杜某游戏账号予以封禁并无不妥。

【案例评析】以上两类案例均体现了游戏玩家使用第三方软件(外挂)来进行游戏破坏了游戏公平的环境,但略有不同的是案例一中玩家对游戏公司相关的服务协议进行确认,而案例二中玩家对软件平台的服务协议进行确认同意,对于游戏本身的相关服务协议是否确认并无证据证明。但两类案件法院均认可了游戏公司封禁违规玩家账号的正当性。

由此可知,上述两类案件中相关服务协议关于封禁账号条款性质虽然为格式条款,但此类条款并非为无效条款,也并非为不能成为合同内容的条款。与此正相反的是,人民法院会根据案件实际情况从合法性和合理性综合考虑游戏玩家是否应当遵守相关服务协议的内容以及是否知晓使用第三方软件(外挂)会被封禁账号的情形。

02

如果游戏玩家消极比赛严重违反服务协议约定并破坏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网络服务提供商作为网络游戏环境的管理者和维护者,采取封停等合理措施的,其行为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游戏玩家的侵权,因玩家自身过错导致损失的,该损失应由玩家自行承担。

案例三:戴某、某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号:(2020)粤03民终22491号)

【基本案情】戴某在玩某款竞技类游戏中,因恶意送人头遭受多人举报,故被游戏系统认定为“消极比赛”,游戏运营商以其违反《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为由对其账号封禁7天。戴某认为自己只是水平太菜并非消极比赛,便将游戏运营公司诉至法庭,诉请游戏运营公司清除封号记录、赔偿精神损失费500元、游戏皮肤一枚,并公开道歉。

【法院认为】戴某经同意《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后下载安装软件并使用该游戏,双方之间存在服务合同关系,故本案为服务合同纠纷。根据戴某下载安装游戏软件时已同意的《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游戏运营公司对于消极游戏破坏其他用户游戏体验的行为有权采取封号措施,游戏运营公司采取的短期暂停游戏账户措施符合双方约定,且未逾越合理范围。

【案例评析】从该案我们不难看出,目前司法机关对运营商是否有权封禁玩家账号的裁判倾向。经过笔者研究多款游戏发现,在存在因消极比赛被警告或者封禁账号机制的游戏中,通常在玩家消极比赛过程中游戏会自动提示游戏玩家并警告其改正,除屡教不改的才会被封禁账号,而封禁账号的期限则是以干扰游戏的严重程度而定。因此,运营商在游戏运营过程中对游戏秩序进行管理,在履行充分告知和说明义务的前提下,通过合同约定等方式限制或禁止玩家实施影响其他玩家游戏体验的消极游戏行为,只要没有超出协议约定范围之外剥夺玩家账号使用权利,法院往往会强调主体之间的意思自治,根据用户协议的约定依法进行裁判。

03

如果游戏玩家哄抬物价、倒卖虚拟货币或者游戏装备、材料等严重违反服务协议约定并破坏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网络服务提供商作为网络游戏环境的管理者和维护者,采取封停等合理措施的,其行为不存在过错,不构成对游戏玩家的侵权,因玩家自身过错导致损失的,该损失由玩家自行承担。

案例四:伍某、某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号:(2019)粤03民终25299号)

【基本案情】吴某在某款游戏中赚取游戏中的资源后多次向其他玩家进行线下交易倒卖,赚取利益。据此某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违规游戏行为违反服务协议约定的线下交易活动为由,将伍某的游戏账号封停,封禁时间为三年多。吴某经过多次申诉未果后,将某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解除封禁、返还充值金额并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涉案的《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效力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遵照履行。根据上述协议伍某未经许可,擅自进行游戏虚拟货币、游戏装备、游戏币及其他游戏道具等交易的,某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有权视情节严重程度,依据协议及相关游戏规则的规定,对其账号进行合理封禁。伍某作为游戏玩家,应知晓《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关于游戏道具在封号期间的处理,其因自身过错导致封号,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关于返还充值金额问题,因伍某在游戏中充值的金额已在游戏体验过程中消费,该主张于法无据。

【案例评析】在游戏产业的领域中,有些游戏允许玩家私下对游戏资源进行交易置换。但绝大部分游戏是不允许游戏玩家私下对游戏资源进行倒卖交易。经过笔者调查多类游戏发现,游戏公司基于此类约定封禁违规账号的指向多为游戏中的“商人”,这类游戏玩家通过各种手段囤积游戏资源,哄抬游戏资源物价,经常倒卖虚拟货币或者游戏装备、材料以此获利。对于遏制此类现象的发生,游戏公司均会在相关服务协议中约定惩戒措施,而只要游戏公司没有超出协议约定范围之外剥夺玩家账号使用权利,并且告知游戏玩家相关的惩戒措施的,法院往往会强调主体之间的意思自治,根据用户协议的约定依法进行裁判。

综上所述,网络游戏是一个由全体游戏用户共同参与的虚拟世界,网络服务提供商是这个网络环境的管理者和维护者,其为了提供公平、绿色、稳定的游戏运营环境和全体游戏玩家的公共利益,有权事先制定规则并实施惩戒措施。在游戏玩家接受网络服务提供商提供的网络服务协议而该协议合法有效的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商根据协议约定内容对超额注册游戏账户的游戏玩家采取封停其游戏账号的行为,系网络服务提供商根据协议采取的合理措施,其本身不仅符合合同约定,亦符合公共利益需要。此时游戏玩家起诉网络服务提供商要求认定其封停行为侵害其合法权益并要求赔偿损失的,其不具有合法性与正当性,也不应予以支持。

关键词: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西安  标签

营业执照

陕西永嘉信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